北京速融贷金融服务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节目介绍

联系方式

联系人:陈小姐
电话:400-805-85
邮箱:service@51cjzq.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广州小额再贷款夹缝求生:资金价格高进高出

编辑:北京速融贷金融服务公司  时间:2015/04/10  字号:
摘要:广州小额再贷款夹缝求生:资金价格高进高出

广州小额再贷款夹缝求生:资金价格高进高出

日期:2014年3月25日 10:45
 

去年10月底,被称做小额贷款公司“央行”的小贷再贷款公司在广州率先试水,广州立根小额再贷款公司(下简称“立根再贷款”)成为全国首家小额贷款再贷款公司。

在成立4个多月后,立根再贷款向记者独家披露,其已经向广东省内10多家小贷累计提供10亿元的贷款,目前贷款余额8亿元。不过,作为创新试点,立根再贷款依旧面临一些质疑和困境。有小贷公司老总向记者反映,目前立根再贷款给小贷放款月息高达1.3%,高于银行融资近一倍。对此,立根再贷款总经理游炳俊回应,立根再贷款目前融资渠道仍有限,融资成本较高,但贷款定价的基本原则是给以小贷公司有100%的成本加价空间。

小贷客户已经走出广州

低杠杆率和单一的融资渠道一直是小贷公司发展的一个紧箍咒。作为创新试点,被业界称为小贷款“央行”的小贷再贷款公司设立初衷,便是解决长期以来困扰小额贷款公司融资问题。

按政策规定,小贷可按注册资本1:1的融资比例从银行等金融机构获得融资。于文透露,目前广州小额贷款公司注册资本总额为96亿元,但从银行获得的融资规模仅有16亿元。立根再贷款在前期走访广州小贷公司的基础上,希望能够建立分类评级标准向小贷公司发放贷款,解决小贷公司资金不足问题。

对于小贷公司而言,目前再贷款主要是作为银行渠道外的另一个选择,但尚未能解决融资杠杆较低的问题。记者获悉,目前小贷公司从再贷款获得的融资仍在1:1的融资比例范围内,且短期难以突破。“我们与银行错位经营,解决小贷公司从银行无法融资或者融资额度不够的问题。”游炳俊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

广州一家已向立根小贷申请贷款的小贷公司高管对记者透露,去年6月,银监会发出《关于防范外部风险传染的通知》让小贷公司当时唯一的融资渠道———银行融资渠道被收紧。而立根再贷款成立恰逢年底,银行贷款额度较为紧张,立根再贷款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广州小额贷款公司资金紧张的问题。

记者了解到,尽管广州市金融办的《广州小额再贷款公司业务试行办法》(下称《试行办法》)只规定立根再贷款针对广州的小贷公司开展业务,但目前除了在广州市内开展业务外,立根再贷款已经向惠州两家小贷公司分别提供8000万元和3000万元的融资。游炳俊表示,广东省、广州市相关部门多次表态立根再贷款可立足广州,面向珠三角向有融资需求的小贷公司提供贷款。

融出资金:价格远高于银行

不过,上述已向立根再贷款进行贷款的小额贷款公司老总同时表示,在加上各种费用后,其从立根再贷款获得的贷款融资成本月息为1.3%,相较于其从银行获得的融资成本0 .7%左右的融资成本,高出近一倍。而且期限越短,融资成本越高。此外,有广州民间资深人士也表示,据其了解,部分公司从再贷款获得融资成本较高,而政策上对于小贷公司的放贷利率限制不得超过基准利率的四倍即24%。

对此,游炳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小贷公司的高低风险系数不同,决定了对其进行放款的利率情况有所不同。”于文也表示,目前再贷款公司对于小贷公司贷款定价的基本原则是给以小贷公司成本加价100%的空间。

对于部分小贷公司反映的利率过高问题,游炳俊认为,这是一种市场行为,立根再贷款给出的资金价格在小贷公司接受范围内。游炳俊称,目前的贷款利率水平也与目前立根再贷款本身款融资渠道有限,融资沟通不畅通,获得资金价格相对偏高有关。“有的银行给我们的贷款,洽谈时开价就是基本利率上浮40%。”于文表示,立根再贷款获得的融资成本不像外界传言那么低。

游炳俊向透露,尽管对立根再贷款进行授信的银行有多家,但实际立根再贷款落地能拿到贷款的银行并不多。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是今年银行的资金确实比较紧张,二是作为新生试点,对于再贷款公司的性质,每家银行的认识不一样。“算工商企业呢还是全同业呢?”游炳俊表示,对新生机构的定位把握不确定限制了银行融资渠道,立根再贷款目前运营资金主要还是以股东的注册资本金为主。

暂无小贷缴纳“风险准备金”

而对于利率水平,游炳俊称下一步会开拓资金渠道,在资金供应量加大的基础上,推动小贷融资成本下行,降低整个民间借贷的资金成本。

事实上,相比于小贷公司单一的融资渠道,根据《试行办法》及其细则,小额再贷款公司的资金来源(含负债)除了股本金、银行等金融机构借款,还可以包括小额贷款公司“风险准备金”、以及政府委托运用资金和企业委托运用资金五项。

不过,目前立根再贷款很难获得政府委托运用资金和企业委托运用资金,而对于成立前外界非常关注的风险准备金,成立4个月以来,广州的小额贷款公司并没有向立根再贷款缴纳“风险准备金”。

按试行办法,小额再贷款向小贷公司收取的风险准备金为小贷公司贷款余额的1%,风险准备金必须全额存放银行。不过,游炳俊向记者指出,目前尚未提上议程,一来再贷款刚成立,目前解决小贷公司的融资需求摆在第一位,而广州的小贷公司经营较为规范,风险问题并不突出。不过,该公司另一名高管也透露,办法规定,风险准备金由再贷款公司和小贷公司商议进行,目前小贷公司对于收取风险准备金意见不统一。

对于游炳俊的说法,外界并不认同。多位接受采访的民间金融人士均认为,立根再贷款能向小贷公司收取风险准备金的可能性非常小。一家广州小贷公司老总对记者表示,再贷款公司仅仅只是一家公司,不是监管机构,要求其他小贷公司向其缴纳风险准备金,明显是缺乏依据的。

探索小贷资产证券化

“目前再贷款也是在夹缝中生存,环境并不乐观。”对于外界的质疑,游炳俊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试行办法》为再贷款公司提供了一个发展的路径,但在具体的经营中很难一步到位,需要进一步摸索。

根据《试行办法》,再贷款的经营范围包括对广州市小额贷款公司放款;负责小额贷款公司同业拆借,组织小额贷款公司头寸调剂等等。而目前除了对小贷公司放款外,立根再贷款的同业拆借也已经开展。游炳俊透露,已经有5家小贷公司开展同业拆借。这5家小贷公司超出的资金包括15天、1个月和2个月期限,主要是一些刚成立的小贷公司,将闲置资金拆出。而记者从业内获悉,去年完成增资扩股的国有小贷就拆出7000万元的资金给立根再贷款。

“我们正在探讨做一个小贷公司的余额宝。”对于下一步的经营,游炳俊透露,此举可以打造一个调剂小贷公司头寸的平台。此外,公司与正在筹办中的广州金融交易中心进行合作,对资产质量较好的小贷公司进行信贷资产购买。

上一条:小贷公司渐成新兴金融生力军 下一条:民营银行·普惠金融·直接融资--尚福林谈金融改革热点